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312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着黑棋子的右手缓缓上抬,放在父亲的鼻子下面。

已经没有气息了。

啪!

黑棋落下,砸在棋盘上,搅乱了即将结束的棋局。

王悦心一下一空,好像刚才落下的不是棋子,而是他的心。

王悦闭上眼睛,两行泪水涌出。

过了一会,王悦擦干眼泪。他按照记忆将打乱的棋局恢复原状,然后替父亲落下一煤黑子,左手白子,右手黑子,左右互搏,好像父亲还活着和他一起下棋。

渐渐的,黑子越来越猛,白子陷入颓势。

王悦指着黑黑白白的棋盘说道:“父亲,您应该还记得我们之间的关系吧?”

这是王悦小时候和父亲下棋,父亲不敌他,觉得输得没面子,就说“你应该应该还记得我们是什么关系吧”来提醒他让着父亲,好让父亲下台。

那时候的王悦不肯让,棋场无父子,胜了父亲。

父亲没有生气,反而将此事当做谈资拿出去到处说,夸赞他有个优秀的儿子。

所有关于父亲的回忆,都是美好。

此时王导已经咽气了,当然没法给予回应。

王悦替父亲落下最后一颗黑子,“这一次,您赢了。”

一局下完,王悦才慢慢抱起父亲,将父亲在榻上放平了,拿出两枚钱币,放在父亲的双目上面,推门去叫人报丧。

王导病逝,皇帝罢朝三日举哀,命大鸿胪持节办王导的丧事,一切规格礼仪,都照着汉朝霍光的葬礼大操大办。

乌衣巷前来的祭奠王导的客人络绎不绝,王悦已经早就“死了”,白天不易出现,只有在夜深人静之时,来王导棺材旁边上香烧纸。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or【火狐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wenyir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