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260

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枯。

王敦并非那种迁怒女人的男人,安慰美人,“不打紧,不是你的错,喝几服药就好。”

宋袆在病榻前衣不解带的照顾王敦,两人感情越发深厚。

只是王敦的身体每况愈下,越来越不好了。

建康城,台城。

自从和王悦决裂,且身边多有王应的耳目,清河不能私会王悦,这个冬天在台城足不出户,格外寂寥。

清河每天名师一对二课程,给帝后讲述“傀儡帝后的自我修养”、“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远方的苟且”、“苟能出奇迹——我是如何陪伴母亲在五废五立时苟且偷生,艰难活下去,熬死了八王之乱所有枭雄活到最后的”等等。

这一切都被王应看在眼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看见太宁帝一天天的削平了身上的棱角,开始变得温顺听话起来。

早朝上,从激辩成为沉默,然后问王应,“世子什么看?”

或者问郗鉴,“尚书令怎么看?”

就是不问中书省的中书侍郎王悦。无论王悦写什么样的奏疏给太宁帝,太宁帝都只是看一看,就扔掉一边落灰,不再理睬。

王应对清河的表现太满意了,从敌对到欣赏,出入灼华宫越来越频繁。

冬天过去,王应邀请清河出台城,去青溪一带踏青,“……久在深宫,岂不憋闷?出去散散心也好。”

清河摇头,“我不想出去。骑马踏青,我去宫里华林园就好了。”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百度极速版】or【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打开网址并收藏喔!

收藏网址:www.19shuwu.com

↖(^ω^)↗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