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245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变故来的太快了。

王导这只老狐狸,不准背着药箱的御医靠近,要手下把御医远远的送走,从此杳无音讯。

王应看着死在龙椅上的太兴帝,反复说“不是我,不是我”,说的王悦心烦,道:“闭嘴!现在不是追究皇帝是怎么死的时候,皇上可以被废,但不能死于我们琅琊王氏之手,一旦按上弑君之名,堂叔的勤王清君侧就只成为一句空话,实则弑君。所有支持我们的士族都会反对我们。”

士族勤王的基本规则就是不能弑君。这是士族的底线,因为一旦弑君,就表示琅琊王氏有取代司马氏,重新建立一个帝国的野心。

如果把权力比作一个胡饼,以前皇权巅峰时期,是皇帝掌握七成权力,把三分分给士族,因为皇帝需要士族帮忙治理国家,想要马儿跑,就要给马儿吃草。

可是到了魏晋时代,由于“九品中正制”的特殊官职存在,导致上品无寒士,下品无士族的局面,高官全部被士族垄断,权力的主体慢慢从皇帝过渡到士族门阀政治。

尤其是王导一手促成大晋在建康重生之后,大晋的权力分成结构是是皇帝顶多分到胡饼的十分之一,其余九块全部给王导拿去分给士族们了。

这些中原南渡来的士族们,排排坐,等着王导给他们分果果,你一个呀我一个,王导不会亏待每一个士族。

坐在王导这个“分果果”的位置,无论太兴帝是个蠢货还是明君,王导都不可能把权力让渡给皇帝,皇帝只能是傀儡,因为此消彼长,皇权增加,意味着士族的权力在减少,士族吃不饱,就会质疑王导的能力,王导若失去士族的拥护,他根本“导”不动这个帝国。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or【火狐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wenyir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