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235

刘隗出身三流士族,如果他不豁出去像个斗士一样到处去撕咬王导的人,那么他是没有机会得到太兴帝的赏识,成为御史中臣,还加封侍中的。

侍中就是皇帝的智囊团领袖人物,当年嵇邵就是白痴慧皇后的侍中。

刘隗擅长用王导的党羽所犯生活中的小错,然后死咬住不肯放,什么在丧期间赴宴会啦,甚至连死人都参,一次又一次的参人,必须把对方名声搞臭搞下台才肯罢休。

别人留下来的作品是字帖,琴曲,或者诗词等物,刘隗就不一样了,他备有个性,流传千古的作品全是参人骂人的范本,什么、、、、、、等,全都是奏本。

而且被刘隗参奏的官员都有个共同点的特点——他们都是王导全力提携的人。

所以没有谁是正义的,都是政治利益角逐。

这一百年来,无论国家如何更迭,城头变幻大王旗,换谁做皇帝,都是士族把持朝政,皇权旁落,无论刘槐如何死咬不住不放,这些被参奏的官没有一个人获罪或者丢官,都被王导拦下来,用金钱

赎罪或者调遣的方式,换一个地方继续做官。

王导必须保住他们,无论他们是否有罪,因为如果王导不在下面兜住他们,那么以后谁敢站在王导这边,去支持王导推行的等新政?

政治,就是利益的交换。王导和太兴帝在背后斗法,前面的马前卒必须要养肥了才好“打仗”。

刘隗是太兴帝最能打的一匹马,想要马儿跑,就得加料喂养马匹吃小灶,太兴帝想起王悦在台城慷慨陈词,把最擅长骂人参人的刘隗都骂得抬不起头的那一幕,心头一亮: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百度极速版】or【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打开网址并收藏喔!

收藏网址:www.19shuwu.com

↖(^ω^)↗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