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223

悦说道:“这段时间的北伐闹剧,想必太子在东宫已经知晓。皇上一直都是这种推卸责任,眼中只有自己,不顾他人死活的昏君。我父亲如何敢把江山交给他?但是太子不一样,太子良善,孝顺母亲,我相信太子是明君。”

第146章 美无度,美如英,美如玉

以太子司马绍年轻气盛的脾气,如果在一个月以前,王悦当着太子的面说你爹的是个昏君,太子肯定会当场翻脸,哪怕明知王悦是王导的儿子,也会大声斥责他辱君。

但是现在嘛,太子保持沉默,没有指责王悦。

为了给失败的北伐找个替死鬼、在长江边冤死的淳于伯,还有被逐出宫廷逼迫改嫁的母亲荀氏,对太兴帝而言没有区别,都只是工具,用完就扔,莫得感情。

换做以前,太子会觉得太兴帝装模作样搞北伐来挑选敢于和王导抗衡的心腹大臣、然后用淳于伯顶罪是高明的政治手段、是谋略,牺牲一个淳于伯算什么?

刀不落在自己身上是不知道疼的。

因母亲荀氏始终不能回到台城,以及他为母亲苦苦求情,还被父皇大骂一通,禁足东宫的遭遇,太子觉得疼了,这才激起了他对父皇做法的反感。

就像王恬一样,以前多么崇拜父亲、效仿父亲、希望帮到父亲,现在就有多么反感父亲、甚至,反抗父亲。

这或许是大多数男人的成长经历,从唯粉到黑粉,到崇拜父亲到“弑”父,从中找到自我,成为一个独立于父亲之外的男人。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百度极速版】or【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打开网址并收藏喔!

收藏网址:www.19shuwu.com

↖(^ω^)↗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