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106

源源不断从城外运进来,城里升起炊烟的里坊越来越多,得到补给的城市散发着阵阵人间烟火的味道。

被圈禁的这些日子,司马乂没有想如何度过往后漫长的囚徒生涯,他每天站在金墉城的高塔上数一条条炊烟,每一条炊烟背后,就是一家人的生计。

司马乂觉得,洛阳城渐渐恢复了以往的活力,他的“牺牲”是值得的。

“殿下。”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司马乂转头过去,居然是王悦。

半个时辰之后,金墉城的广场上竖起了一根铜柱,四周堆满了柴炭,就像冬天的铜火锅。

点燃柴薪,铜柱渐渐从青铜变成了火红的颜色。

一个经过严刑拷打过的犯人被行刑人拖着双臂,一步步拖到行刑台,他蓬头丐面,浑身血污,后背、臀部、小腿、脚后跟等部位被粗粝的路面磨出血来,拖出了一条弯曲的血迹之路。

前来围观的军队却毫不畏惧,露出兴奋的光芒。

行刑台摆着香案,用来祭奠七里涧死去的同袍战友。

路上被拖曳的犯人正是长沙王司马乂,在七里涧淹死同袍的罪魁祸首。

长沙王已经被打晕了,无论如何拖曳,他都没有反应。

两个行刑人用铁链捆住昏死过去的长沙王,将他架起来,然后捆在铜柱之上。

呲的一声,身体贴在烧烫的铜柱上,衣服头发瞬间烧没了,黑烟白烟交替翻滚,形成一个燃烧的人体。

同袍是在水里淹死的,那么长沙王就要受到炮烙火烧之痛,才能解军队心中只恨。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百度极速版】or【UC浏览器】or【火狐浏览器】打开网址并收藏喔!

收藏网址:www.19shuwu.com

↖(^ω^)↗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