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95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羊献容的母亲过世的早,父亲一直没有续弦,童年和少女时光里,父女的感情还是不错的。

羊献容进宫当皇后,羊玄之其实不愿意的,泰山羊氏在上一辈已经出过羊徽瑜这个皇后了,并不想再出第二个皇后,何况嫁给白痴皇帝当傀儡皇后,对家族而言并没有价值。

但是迫于丞相孙秀和赵王司马伦的强压,羊玄之不得不同意。

从此,一入宫门深似海,羊献容和父亲、和家族的关系就淡了。

听到父亲吓死的噩耗,羊献容心中一悸,像抓住救命稻草般的抱着清河,好一会才缓过来,说道:“清河,你去羊家一趟,替我祭拜父亲。”

清河代表母亲,嵇侍中作为天子之使,替天子祭拜国丈羊玄之,两人同去。

两人都换上了白色的祭服,牛车上,清河问嵇侍中,“我祖父已经去世了,讨伐书中列举我祖父的罪名,是不是就师出无名了?”

嵇侍中有些不忍,不过,还是决定面对现实,“国丈一死,成都王可以说是畏罪而死,正好坐实了讨伐书上的各项罪名。”

总之,羊玄之难逃一死。

不是现在死,就是以后死。

清河听了,最后一丝幻想也没了。

泰山羊氏目前虽没落了,近些年没有出过掌握实权的大人物,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羊家除了和司马家有姻亲,和京城各大士族也还互相通婚。

比如,琅琊王氏。

今年初春桃花开时,把曹淑王悦母子送到建业的王敦就是泰山羊氏的外孙!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or【火狐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wenyir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