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60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已。”

王悦沉默了。

金钩马场,清河和荀灌碰面,借口更衣,把荀灌拉到帐篷里,“待会你踩在冰面上,假装摔倒,就说脚扭了。”

荀灌哼了一声,“开玩笑,我会摔倒?”

清河说道:“你按照我说的去做,晚上就请你吃抠门戎家的脆梨。”

荀灌顿时口舌生津,自从回家,就没吃过那么好吃的梨了。

荀灌找了个积雪的位置,来了个假摔。

清河和王悦连忙将她扶到室内,荀灌说道:“我脚疼,好像扭了,我拿药油揉一揉,你今天自己练习。”

清河上来就是一阵猛射,无一中靶心,还有一支干脆脱靶。

王悦看不下去,走过去手把手教她。

王悦碰到我的手了!

哎呀,他的脸离我只有一本书的距离,他的呼吸都喷到了我的脖子里,好痒,好麻,好开心……

到了天黑,心猿意马的清河总算找了手感,射中一次靶心。

身心俱疲的王悦深深佩服荀灌,教清河这种打不得骂不得也吼不得的娇软公主太累了,荀灌这些日子到底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天一黑,荀灌扭的脚立马就好了,生龙活虎跳上马背,“我们走。”

走了几条街,王悦发现不对,“清河回宫,荀灌回家,我们三个不同路,你们怎么都跟在我后面?”

荀灌指着清河,“我没跟着你,我跟着她。”

清河把去永康里王悦家蹭吃蹭喝蹭睡说的冠冕堂皇,“我想纪丘子夫人了,去看看她。”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or【火狐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wenyir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