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分卷阅读37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到底出了什么事?

这得从清河早上化妆时说起。

且说孙会按照祖父孙丞相的计划,借口金墉城凉亭被积雪压塌为借口,缺席了清河公主的生日宴会,去金墉城接太上皇。

但是太上皇一旦离开羊献容,就立刻焦躁不安,大吼大叫不配合,搞得孙会焦头烂额,恨不得灌蒙汗药快把太上皇带走。

羊献容从孙会这里得知孙秀,清河,还有内应刘琨的计划,顿时大惊,担心清河会出事,她说道:“我和太上皇一起回宫,一来我可以照顾他,稳定他的情绪。二来你若给他灌药,虽路上消停了,但是回宫之后怎么办?他昏头昏脑的,如何登基?如何下诏?坐都坐不稳,如何服众?”

孙会是个没主意的,见羊献容说的有道理,便依计行事,连太后一起回宫。

羊献容拿出一根红线,和太上皇玩翻花绳,总算把丈夫哄到了马车之上。

太上皇问:“我们去哪里?”

羊献容强忍住内心的慌乱和对清河的牵挂,笑道:“去见清河啊,你不是说想她了吗?”

太上皇大喜,在马车上手舞足蹈。

在这个纷乱的年代,身处漩涡中心的太上皇司马衷从来感觉不到危机,他是最开心的人。

马车驶过金墉城大门,听到大门轰然关闭的声音,羊献容掐了掐手背,疼,不是做梦。

她和白痴丈夫居然活着从金墉城出来了!

这是金墉城多年以来唯一活着出来的皇室成员。

Loading...

文章未全部加载,请尝试【刷新网页】or【关闭广告屏蔽】or【更换浏览器】~

推荐使用【UC浏览器】or【百度极速版】or【火狐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wenyiru.com

(>人<;)